「技术明星汇」和机器人做朋友

时间 |2019-10-25 09:30:26

图为常峰检查机器人。

头上戴着狮子头道具、穿着假狮子皮的两个机器人并排站着。随着鼓点的节奏,他们眨眼,摇头,狮子的嘴突然闭上。狮子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他们用绣球与机器人合作。它们生动活泼。在北京的现代工厂庆典活动中,机器人舞狮给观众带来了不寻常的表演。

"机器人舞狮是我们对废弃机器的回收利用."机器人的“主人”常峰告诉记者,除此之外,机器人还会打乒乓球、写书法和剪脸等。是废弃机器人再利用的结果,这些结果都来自常丰机器人创新工作室。

毕业十二年后,常峰一直在北京现代。用他自己的话来说,“BAIC的平台提供场地、人员和设备,但它不要求任何东西,所以我必须做些什么。”常峰做到了,他在工业机器人应用方面的出色表现被记录在首都劳动奖章(Capital Labor Medal),北京年轻的位置专家,工业机器人集团“中国最伟大的专家”的冠军等荣誉中。

"你学得越多,就越知道短缺."

当我第一次在北京的一家现代化工厂见到常峰时,他比两年前参加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及中央电视台主办的“中国最伟大的专家”比赛时瘦了很多。然而,经过一番交流后,记者发现常峰在面对意外困难时对机器人维护和冷静的信心仍然和两年前参加比赛时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今年“北京大工匠”的候选人,36岁的常峰(Chang feng)是北京现代设备安全部的高级工程师,从事与机器人设备相关的工业机器人维护和创新。

拥有十多年工业机器人维修经验的常峰,在这个领域可谓“老手”。然而,常峰并没有专业背景。虽然他在大学里学习测量和控制技术以及仪器,但他与机器人大不相同。常峰告诉记者,当他第一次到达时,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必须重新学习。当时,该公司的机器人是从韩国进口的。如果发生严重的机器故障,只能由韩国专家处理,这既费时又昂贵。

在一个小机器人的基础上,常峰通过比较每个组件在互联网上搜索信息。“没有现成的信息,也没有人可以查阅,所以我们必须查找。”经过一点点积累和学习,常峰不仅提高了自己对工业机器人的维护和再利用水平,还率先编写了北京现代的第一本机器人使用手册,为北京现代自主维护机器人打开了大门。

然而,常峰并不满意,“你学得越多,你就越了解自己的缺点。”

越是不够,学习的决心就越大。常峰对自己的要求没有限制。“如果你把生产线上的工业机器人作为目标,你很快就会觉得没什么可学的,深度也达不到。然而,如果你拓宽视野,你就会知道还有很多知识要学。”

既是师生,也是战友

90后李桥是常峰2017年的徒弟。说起刚刚赢得今年北京机器人大赛的李乔,常峰充满自豪。

常峰比李桥大8岁。两年前,同样对机器人感兴趣的李乔因为勤奋而成为常峰的“目标”。两人正式建立了导师关系。用常峰自己的话说,他和李桥更像是一起克服困难的战友,而不是师徒。

常峰高超的技术和创新能力给李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大师的带领下,李桥在北京的三次技能大赛中获得了两个国家三等奖和一个一等奖。

常峰有他自己的取经方式。“我觉得我必须带他一起去做。我不能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大师就站在一边指导他去做。”当一个有创造力的老师遇到一个同样热爱学习的学徒时,分享想法和集思广益成为他们工作中的一大乐趣。

机器人舞狮是常峰和李桥师徒的结果。“如何设计机器人的内部机械结构?我怎样才能到达铁丝网?我们一起制定了各种细节。”看着共同努力的结果给每个人带来惊喜和快乐,师徒们也很开心。

有了新技术和新思想,常峰从不隐瞒。他宁愿把李桥拉在一起,也不愿独自战斗。在他看来,只有通过思考和合作,两个人的成长才能实现。

“创新总是在做”

2015年,“长风机器人创新工作室”成立,成为汽车行业第一个以机器人命名的创新工作室。

2018年,工作室完成了至少10个创新性研究项目,包括车身防溅油喷涂自动改性、机器人自动断电节能等。其中,防溅油喷涂的自动化改造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过去手工涂装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安全风险。

常峰告诉记者,工作室的创新研究使机器人的使用成本节约了1000多万元,他作为第一作者已经签署了7项专利。

这些创新成果的出现并非偶然。在日常维护工作中,常峰总是喜欢写下自己当时想到的分析思路和各种解决方案。“做这件事需要很多大脑,但对我的专业技能、反应能力和创新能力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2017年参加“中国最伟大的专家”机器人比赛时,常峰也依靠这种创新力量发家致富,从最初的排名落后到最终成为冠军。他坚持以创新取胜。其他人比较的是谁更擅长操作,常峰比较的是谁的操作方法更具创新性。

"常峰有很多想法和很强的创新能力."这对使用他们名字的老师和学生通常一起讨论问题。有时候,为了解决问题,他们会坐在一起几个小时。

"创新意味着总是做事情,做事情并拥有它们."这是常峰对创新的理解,也是他进入北京现代12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常峰的前工厂暂时关闭了。他最担心的是闲置的机器人。"工厂已经停工,但不能让设备腐烂。"常峰说工作室今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让工厂里的机器人工作。对常峰来说,机器人不仅仅是机器,它们更像是好朋友,也是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