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不要爷,爷去当反贼,这群暴躁学渣竟真颠覆了大唐王朝

时间 |2019-11-14 15:52:22

自从唐高宗和武则天把科举和军事科举作为选拔官员的最高标准(唐太宗时代29位首相中只有3位是科举,李治和武媚娘把这一比例提高到了50%),男人们就为被列在榜单上而感到自豪,他们已经作为人生四大悲剧之一被从榜单上除名(四大悲剧是“寡妇随子女哭泣,将军被敌人俘虏”失去风度的宫女脸,第一次抬起心来”)。不仅最初失败的学者中有许多黄超的同事,而且从不读诗和书的游侠学者也积极从事反政府活动。唐朝被这样一群“学者”摧毁了。

“学习渣”的典型例子是黄超。他不是晚唐的一个例子。他的下属也在学习渣组。张贵巴,青州人,是一个多次尝试都失败的学生。然而,他成了一名“好士兵”,并将他的军事爱好转化为军事实践。他带昆迪和他的三个兄弟去了黄巢,后来成为朱温领导下著名的战争指挥官。晚唐时期的“害虫”军士长李韩志也是“人渣”,他“从儒家学说中学不到什么”,后来成了强盗“这个前途无量的职业”。

黄超25岁的朱文也是一个“人渣”收藏家。他不仅把黄超的许多“人渣”收集到自己的队伍中,而且还扩大了他们。多次考试不及格的学者荆襄是朱文的大脑。他的祖先京辉是唐朝龙政变中推翻武则天的五大巨头之一(即后来的五个国王)。也许正因为如此,他得罪了唐朝的“科举女神”武媚娘。从那以后,靖嘉的科举考试没有成功。荆襄也成了一名多次考试不及格的学者。他不得不去各个缓冲区幕府吃饭。他是通过同乡王发禁的关系进入宣武幕府的,朱文以擅长写朱文喜欢的“豪言壮语”而闻名。他不仅擅长写文章,而且擅长提建议。他是突袭中的第一位高级指挥官。

朱文手下另一个著名的“学术败类”是李真,他“试图成为最高科举考试的成功候选人,但不是第一个尝试”。李珍的家庭背景一点也不屌丝。他的曾祖父李宝珍是我们在泸州的特使。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酋长。他也因为祖印而成为吴金将军(后来被取代为台州总督,但因为战争他投了朱文的票)。唐朝政府对他的家人来说并不算薄。然而,李真在那一年的多次尝试中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他不讨朝廷清廉公务员的欢心,把大臣们扔进黄河是他对朱文的想法。他不是唯一有报复心理的“学术渣滓”。在微博缓冲区工作的李山甫鼓励缓冲区士兵抢劫并杀害前首相和我们的宜昌使者王铎。

另一方面,游骑兵“学习渣滓”被广泛用作缓冲区的打手和缓冲区抵御唐朝的炮灰。唐朝护林员“重义轻死,结党入伙,鸣声鞠躬,睚眦持剑”。在唐朝的全盛时期,他们也可以参军为国家服务,为强国做出贡献。唐朝末年,他成为一名受军区重金资助的恐怖分子,发动了一系列令唐朝中央政府头疼的袭击。唐朝的传奇故事也记录了护林员被军区雇佣的场景(聂隐娘是典型的)。

这些“学习渣滓”并非真的无法学习,唐代科举考试的弊端也是他们“屡试不爽”的原因之一。唐朝的科举考试并没有成名。到唐朝末年,76%的成功候选人已经成为贵族,为名利而战成为一种重要的计分方法。“学习暴君”的真正才能和实践研究不一定比“学习渣滓”好(特别是在军事和政府事务方面)。还有其他学习暴君没有做好他们的工作,比如看穿红尘的人和干涉事务的和尚(你就是那个说你的人,裴姓的顶尖学者)。这就是晚唐“学霸”屡遭学生殴打的原因。

这篇文章是冷战研究所的原稿,也是冷战研究所名称的署名作者。总编辑袁括和作者李贾琮,任何媒体或公开号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河北快三 快乐飞艇app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中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