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连环雇凶杀人案”终审判6被告人均获刑!曾以证据不足判无

时间 |2019-11-16 10:25:45

10月17日上午,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南宁市“就业与谋杀”一案作出终审判决。杜南记者从法院获悉,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原审判中的6名被告2年、6个月至5年有期徒刑,6名被告在2018年重审中被宣告无罪。

杜南此前曾报告称,去年12月,南宁市清秀区法院重新审查了六名被告,认定他们无罪,理由是证据不足,指控的罪行无法成立。检方再次提出刑事抗议。故意杀人的抗议案件于6月3日开庭。

这起案件是由五年前的一场商业纠纷引发的。南宁商人魏先生在2014年发现,一个连环杀手试图杀死他。然而,在被支付200万元雇佣暴徒后,“生意”被转手了四次,最终报酬被降低到10万元。最后一个杀手食言,决定放弃杀戮。

200万雇佣杀人犯在不同级别分包,6人被判故意杀人罪

10月17日上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秦惠友、Xi广安、杨康生、杨广胜、莫天祥、凌贤故意杀人抗诉案作出终审判决。

经审理,南宁市中级法院发现,2012年8月,被告谭惠友与何某签订协议,向何某转移资金,投资广西一家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和南宁一家房地产有限公司。2013年,受害人牟伟和两家公司因房地产合作开发纠纷对两家公司提起民事诉讼。

2013年10月,秦惠友担心他在广西投资的一家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和南宁投资的一家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会亏损,下令被告xi广安雇佣杀手杀害魏京生。Xi广安发现被告莫天祥,并指控其谋杀牟伟。

后来,秦惠友向Xi广安提供了魏的身份证、电话号码和车牌号码的复印件,Xi广安向莫天祥提供了上述信息。秦惠友和Xi广安试图用200万元人民币作为雇佣和谋杀人员的报酬。秦惠友向宾阳县李塘镇的Xi广安交出200万元现金作为杀人的报酬。Xi广安后来把100万元交给了莫天祥。

2014年4月,Xi广安向秦惠友提出,他需要追加100万元的杀人赔偿。秦惠友同意了,并承诺在此事完成后支付赔偿金。当月,莫天祥聘请被告杨康生处理魏延被害案。他给了杨康生27万元,一部印有魏京生照片的白色手机,一张有车牌号码的纸和一张魏京生的白色照片。他答应在事件结束后给50万元。

杨康生发现被告杨广胜雇佣了一名杀人犯来杀魏京生,并承诺在完成任务后给他50万元。杨康生将上述含有魏京生信息的物品交给了杨广胜,并将20万元交给了杨广胜。

此后,杨广胜聘请被告凌先思杀死魏延,并承诺完成任务后给凌先思40万元。凌先思答应杀死魏延。杨广胜把上面提到的含有魏京生信息的物品交给了凌先思。

没想到,凌先思后来食言,决定放弃杀害魏延。

2014年4月28日,凌先思留了一张便条联系了魏。双方同意在南宁市清秀区的一家咖啡店通过电话会面。凌先思告诉魏京生,有人投资10万元杀了他,并让魏京生背着双手拍照,说这是用来和家人一起工作的。之后,他把带着小薇照片的白色手机递给小薇。

魏先生随后报警,秦惠友、Xi广安、杨康生、杨广胜和莫天祥相继被捕。然而,已经解决的案件被法院推翻了。2016年,清秀区人民法院一审裁定五人无罪。清秀区检察院对此案提出抗议,并发回重审,而凌先思还被判故意杀人罪。2018年,清秀区人民法院重新审查了判决,认定六名被告无罪,并再次遭到检方抗议。抗议案件于6月3日开始。

10月17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秦惠友、Xi广安、杨康生、杨广胜、莫天祥、凌贤故意杀人抗诉案作出终审判决。

法院认为,原审六名被告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根据上述六名被告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秦惠友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Xi广安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杨康生和杨广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莫天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凌贤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七个月。

被告在法庭上翻供被判无罪,控方抗议了两次。

杜南此前曾报告称,2014年魏京生发现一名连环杀手试图杀害他后,他报了警,五名嫌疑人相继被捕。然而,已经解决的案件被法院推翻了。2016年4月28日,清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证据链断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五人无罪。

即使一些嫌疑人在法庭上认罪,许多证据也不会被接受。判决下达后,清秀区检察院提出抗议,该案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发回重审。2017年1月23日,清秀区法院重新审理此案。同年3月10日,清秀区检察院指控凌志明故意杀人。

再审于2018年5月3日举行。六名被告在依次受审时一致收回了供词。当听证会在6月5日延期时,六名被告的辩护律师说,他们只是为了赎金而绑架,无意杀人。

2018年12月29日,清秀区人民法院举行庭审,以证据不足和所指控的罪行无法成立为由宣告六名被告无罪。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符合证据准确和充分的法律证据标准,不能得出六名被告故意杀人的唯一结论。

“此案在第一次审判后被发回重审,这引起了很多关注,但我失望地重申了这一判决。”1月12日,被雇来煽动谋杀的委托人魏先生在杜南对记者说,他认为法院误解了刑事诉讼中的证据标准。

1月3日,魏先生请求南宁市清秀区人民检察院对本案再审判决提起上诉。经过听证,检察院认为符合抗议条件,并于1月8日提出抗议。

6月3日,该案在南宁中级法院举行了第二次庭审。在检察院第二次抗议的背后,检方和审判双方在排除非法证据收集方面意见不一。法院质疑检察官提交的证据是否是合法获得的,这导致了该案的许多争议。检察官指控说,六名被告犯有故意杀人罪的事实很清楚,证据确实充足。他们应该被追究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法院的一审判决采纳了错误的证据,导致在确定事实时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宣判六名被告无罪显然是不恰当的,应由法院依法予以纠正。

面对检方的指控,六名被告都否认了,称这不是“杀人”,而是“逮捕”。南宁中级法院没有在法庭上做出判决。审判结束后,被雇来煽动这起谋杀案的魏先生于6月5日对杜南记者表示,检察院只有在认为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才会再次起诉。

10月17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故意杀人抗诉案件作出终审判决。六名被告被判故意杀人罪,判处两年半至五年有期徒刑。

记者:杜南记者张雅婷

三分快三官网 辽宁11选5 安徽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app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